<ins id='w1ln0'></ins>

      <dl id='w1ln0'></dl>
      <acronym id='w1ln0'><em id='w1ln0'></em><td id='w1ln0'><div id='w1ln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1ln0'><big id='w1ln0'><big id='w1ln0'></big><legend id='w1ln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 id='w1ln0'><div id='w1ln0'><ins id='w1ln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w1ln0'></fieldset>
    1. <i id='w1ln0'></i>

    2. <tr id='w1ln0'><strong id='w1ln0'></strong><small id='w1ln0'></small><button id='w1ln0'></button><li id='w1ln0'><noscript id='w1ln0'><big id='w1ln0'></big><dt id='w1ln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1ln0'><table id='w1ln0'><blockquote id='w1ln0'><tbody id='w1ln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1ln0'></u><kbd id='w1ln0'><kbd id='w1ln0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w1ln0'><strong id='w1ln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1. <span id='w1ln0'></span>

          棋藝的生死較量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3
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特黄无码毛片在线看_日本特级做人爱c级_日本网站你懂我意思吧
            一

            南宋末年,在湖州府有一座晉城山,晉城山鐘靈毓秀,滿目珍奇。山下有風光旖旎的沁河灣,雄奇秀美的大峽谷。山上還有一個舉世聞名的飛流棋院,棋院裡有位鶴發童顏的老人,名叫曲玉聖。

            年輕時就在宮廷設的“棋待詔”下棋,鮮有敗績,人稱曲大師,深得皇帝老兒的歡心。曲大師到瞭晚年,皇帝恩準他回老傢開瞭這個飛流棋院,潛心研究棋譜和破解棋局。

            曲大師官場上春風得意,生意場上也是財源滾滾。美中不足的是,人丁不旺,一連娶瞭三房太太,卻沒能給他生下一男半女。年近六旬之後,曲大師徹底斷瞭要子女的念想。

            為瞭把自己的棋藝傳下去,他收瞭兩個徒弟。大徒弟名叫蔡元慶,年方八歲,長得是一表人材,他腦子靈活,做事乖巧。二徒弟名叫袁世良,今年七歲,也長得相貌不俗,他為人心地良善,人品忠厚。

            不過兩三年的功夫,兩人就把曲大師的棋藝學瞭個八九不離十,常在全國舉辦的各種棋藝大賽中奪冠。

            師徒三人把飛流棋院開辦得紅紅火火,舉世聞名,前來學藝下棋的人,多如牛毛,應接不暇。

            這天,曲大師剛剛起床,突然聽到棋院門口傳來一陣嬰兒3的啼哭聲。他困惑地打開院門一看,隻見地上放著一個被人遺棄的女嬰,大概餓瞭的緣故,正在張著大嘴嗷嗷隻叫。

            曲大師急忙把她抱起來,細看之下,發現這女孩兒柳眉細眼,天生就是一個美人坯子。曲大師大喜,認為這是上天特意賜給他的禮物。當即給女孩取名曲婉兒,隱約含有晚來之意。

            這曲婉兒長到七、八歲時,已經出落得水蔥似的一個人兒,喜眉笑面,俊秀伶俐,百媚千嬌,十分逗人喜愛。

            曲大師把婉兒看成眼中寶,掌上珠,心頭肉。有此玲瓏乖巧的小女兒繞膝嬉戲,他的晚年過得十分幸福。曲大師閑來無事時,也教曲婉兒學下棋,可婉兒天生頑皮,不是學下棋的料,一讓她下棋,她就喊頭痛,更多的是拉著大師兄和二師兄上山采野花,下河摸螃蟹。

            年輕人思想單純,興趣愛好又相同,朝夕相處,學文、學棋數年,就成瞭親如手足,勝似同胞,形影不離的好朋友。

            曲大師看在眼裡,喜在心頭。轉眼過瞭十六年,曲大師漸漸地感到力不從心,料理起棋院的事也有些吃力瞭。他就想在蔡元慶和袁世良之間選一個人當婉兒的夫君,同時接掌飛流棋院。可到底選哪個徒弟來接掌棋院呢?曲大師也拿不定主意,他決定先試探一番。

            二

            這天吃過早飯,曲大師將大徒弟蔡元慶叫到跟前,用試探的口氣說:“慶兒,你看為師年近七旬,須發如霜,已是風燭殘年,不知道還能在人世間活幾天?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轉瞭下眼珠,奉承地說:“師傅何出此言?我看你比我還壯實得多!未雨綢繆,有些過早瞭吧?”

            曲大師搖搖頭說:“不早啦,人生七十古來稀,活這麼一大把年紀,我也知足瞭。我身邊隻有你們兩個徒弟,一旦我撒手西去,你看這棋院交給誰來掌管為好?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心裡“撲通、撲通”直跳,他早就想接管這個棋院,更想當曲婉兒的丈夫。他想讓師傅交給自己,可又怕師父說他不謙虛。猶豫瞭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說:“師弟棋藝比我強,這棋院還是交給師弟吧。”

            曲大師點瞭點頭,又把袁世良叫瞭過來,問他同樣的話題。袁世良想都沒想就說:“棋院理應由師兄接掌,這可是咱們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。”

            兩人互相謙讓,這讓曲大師心裡既高興又為難,高興的是他們師兄弟能夠和睦相處,發愁的是這棋院到底應該讓誰來接管。

            正在這時,婉兒一蹦一跳地進來瞭。幾年的功夫,她已出落得楚楚動人,風姿婀娜,面似桃花,如帶露芙蓉,似出水荷花一般。

            曲大師眼睛一亮,就把婉兒叫到身邊,悄悄地問她到底喜歡哪一個師兄。

            婉兒的臉紅瞭半天,也沒答上來,她喜歡蔡元慶的善解人意,也喜歡袁世良的誠懇忠厚,所以對父親這樣的問話,她也無法作答,隻能說出這樣一句話:“婚姻大事,理應是父母做主,你們看著辦就是瞭!”說完,捂著發燒的面頰,一溜煙地跑進瞭後花園。

            婉兒跑進後花園,坐在石凳上,發起呆來。突然,她聞到瞭一股濃濃的玫瑰花香,她下意識地伸手去撫摸自己的鼻翼,卻觸到瞭一束盛開的玫瑰花。原來是大師兄蔡元慶來瞭。蔡元慶看著如花似玉的婉兒,不由得一陣心猿意馬。

            他強定瞭定心神問:“婉兒妹,你在想什麼呢?這麼出神,竟然連我的腳步聲都沒聽見!”

            婉兒的臉一紅說:“沒想什麼!我在看荷塘美景呢。你看,荷花上站著的那隻紅蜻蜓,像不像詩人名句中的景致?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笑著說:“天天來這兒玩,縱然是仙山瓊閣也厭煩瞭,何況是普普通通的一荷塘,對你有那麼大的吸引力?打死我也不相信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你說,靜坐在荷塘邊,不是觀風景,我還能幹什麼呢?”曲婉兒見說不過他,突然反問起來。

            蔡元慶笑嘻嘻地說:“幹什麼,讓我猜一猜。眼下能讓我師妹上心的,恐怕隻有兩件事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哪兩件事?說出來我聽聽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吧!既然師妹同意,那我就直言不諱瞭。第一件事,肯定是你的終身大事。自古道,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。師妹年已及笄,婚事卻久拖未決。自己的終身大事,嘴裡不說可以,心裡不想可辦不到。隻有這件事對師妹來說,才最迫切,也最值得花工夫去深思。”

            婉兒漲紅瞭臉,半嗔半喜地說:“大師兄!看你說的,有那麼玄乎?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生怕婉兒惱瞭,急忙打圓場說:“好好,師妹不好意思瞭,那我就此打住。說第二件行嗎?”

            “你說說看。第二件是什麼事?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繼續分析著說:“這第二件事,師父年事已高,你最放心不下的就是:一旦師父駕鶴西遊之後,扔下飛流棋院這麼一攤子的事務,靠誰去管理。師妹雖然是女中豪傑,可下棋這檔子活,對你來說恐怕是心有餘而力不足,這句話我說的對不對?”

            這次曲婉兒倒是爽快地承認瞭:“當然不錯,大師兄是何等聰明之人。小妹胸中這點心思,瞞得瞭別人,豈能瞞得住師兄!”

            “師妹這話說的,是挖苦還是奉承,把我都給弄糊塗瞭!”

            “你說的都不是,我是真心實意地想請教你,我到底該怎麼做呢?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聽婉兒如此說,笑瞭笑說:“師妹,你是個絕頂聰明的女孩!用不著別人指手畫腳地去教你。”

            婉兒“咯咯”地嬌笑著說:”師兄,你真的把我給弄糊塗瞭,你不是在變著法向我求愛吧?”

            “如果我向你求愛,你接受嗎?”蔡元慶大膽地直視著婉兒。

            “我不知道!”婉兒突然站起身,嬉笑著跑開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曲婉兒說要上絲綢店裡去買衣料,點名要袁世良陪她去。

            袁世良說:“師妹,我這個人嘴笨,不會討價還價,還是讓你大師兄陪你去吧。幫你買衣料,他比我強多瞭。”

            曲婉兒怒道:“不行!你身為二師兄,一次也沒有陪我上過街,我白白地叫瞭你這麼多年二師兄,你也太看不起人瞭!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拗不過婉兒,隻好答應下來。一路上,他低著頭,一聲不吭地快步向前走。婉兒在後面嘀咕道:“你不像是陪我上街買東西,倒像是拼命趕路似的!哪有你這樣對待女孩子的?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撓撓頭說:“本來,我就沒幹過這種事,要逛街,以後你還是和大師兄一起去吧,他比我會討女孩子歡心。”

            曲婉兒噘著小嘴說:“不就是陪我上一次街嗎,二師兄是不是覺得憋屈壞瞭?我就那麼令你討厭嗎?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不好意思地說:“師妹,說哪裡話來。我高興還來不及呢,我是怕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怕什麼?青天白日的,我們又沒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!”

            “不是這個意思,我是怕引起師兄的誤會。我看得出來,他打心眼裡喜歡你。”

            曲婉兒歪著頭調皮地問:“那你呢?難道說在你心裡,就沒有我曲婉兒的位置?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轉過臉,深情地看瞭婉兒一眼,說:“愛一個人光憑嘴上說,太容易做到瞭,簡單得就像餓瞭要吃飯,困瞭要睡覺一樣,讓人感覺有點不深沉,不含蓄。”

            婉兒笑瞭笑說:“看來,你對愛情還挺有研究的,難道說困瞭不吃飯,餓瞭不睡覺,就算是深沉、含蓄瞭?”

            “當然不是那種意思。我的意思是說,用嘴愛一個人不如用心。為瞭她的幸福,你能丟掉自己的利益,甚至生命,那才能叫做喜歡或者愛。做為一個男人,不能隨隨便便地愛。愛是一種責任,是一種真情的奉獻,你的快樂要來源於給對方創造的幸福之中,比如,你挖掉自己身上的肉,為心愛之人補瘡,如果你覺得這樣做不僅不痛苦,反而很榮幸、很欣慰的話,那麼,你就可以說‘愛’這個字瞭!”

            婉兒聚精會神地聽著從二師兄嘴裡蹦出來的每一句話,婉兒真想把自己的心裡話一古腦地掏出來,說給二師兄聽聽。可是,她沒有這樣做,因為,她畢竟還是個待字閨中的黃花姑娘,那些愛慕之詞,她還沒有勇氣把它說出口。再說,婉兒還沒有得到過父親的暗示,希望把她嫁給誰。

            她是個懂事、孝順的女兒,不會因為自己的愛好,去違背父親的意願。

            三

            又過瞭一段時日,曲大師的精神更差瞭,他現在隻想著一件事,那就是快點把女兒的婚事訂下來。

            這天,曲大師把蔡元慶和袁世良叫到院裡,讓他們賽三盤棋,誰的棋藝高,誰就是未來的棋院掌門人。

            他們師兄弟之間平常沒少較量,棋藝基本持平,很少分得出勝負,多是下成平手。

            但今天的比賽卻非同小可,一定要分個勝負出來。誰要是勝瞭誰就有可能成為婉兒的夫君,所以他們師兄弟誰也不敢大意。

            曲大師讓他們自己決定誰先誰後,以他們的水平,誰先走一步,誰就能占據有利的形勢。

            蔡元慶笑著對袁世良說:“師弟,我是師兄,年紀比你大,你應該讓我先走。”

            哪想到平時謙和溫順的袁世良在這個節骨眼上也不肯讓步:“師兄錯瞭,常言說得好,要想好,大讓小。你應該讓我先走。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眼珠一轉說:“師弟,咱倆別爭瞭,我出個謎語你猜,如果你猜對瞭,你就先走,猜錯瞭,我先走,如何?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點頭答應瞭。蔡元慶就笑著說:“我出的這個謎不同一般,你猜猜我右腳上有幾個腳指甲?”

            這還不簡單嗎?人不都是有五個腳指甲嗎?難道他生有六個腳指頭,長有六個腳指甲?袁世良和蔡元慶從小玩到大,好像沒看見他長有六個腳指頭。於是,他老老實實地說:“師兄右腳上應該是五個腳指甲。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頓時哈哈大笑起來:“師弟,你猜錯瞭。”

            他突然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,一下子把小腳指頭上的指甲剃掉瞭,然後脫掉襪子讓袁世良看,袁世良看著那血肉模糊的小腳指頭,心裡一陣疼痛,後悔不該爭這先手,讓師兄受這痛苦。

            袁世良急忙站起身說:“師兄,我猜錯瞭,你先去上點藥,我在這裡等你,讓你先走棋。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強忍著疼痛說:“沒事,這點小傷算什麼,想當初三國關羽一邊刮骨一邊下棋,我和他相比,還差得遠呢!”其實,蔡元慶不去治傷的目的很明顯,就是為瞭在氣勢上壓倒袁世良,同時也給他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,好贏得這盤棋。

            果然不如所料,袁世良在下棋時明顯不在狀態,很快就輸瞭第一盤。

            第二盤袁世良還是處於下風,蔡元慶心裡偷偷直樂,自己這招可算使對瞭,再有幾步就可把他將死,自己就能得到婉兒瞭。想到此處,蔡元慶一陣興奮,他正準備抖擻精神,把袁世良逼上絕路,曲婉兒突然來瞭。隻見她打扮得花枝招展,身上竟然隻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紗衣,那高聳的雙峰,一下子吸引住瞭蔡元慶的眼球,他的身子開始劇烈地顫動起來,心思再也難以集中瞭。他走一步棋,就偷看一眼曲婉兒,想到再過一會兒,曲婉兒就會成為自己的妻子,他的魂兒都快飛瞭。

            正在這時,突然聽到袁世良大喝瞭一聲:“將軍!”蔡元慶這才如夢初醒,看看棋局,已經無路可走瞭,隻好推子認輸。

            第三局開始後,曲婉兒走瞭。蔡元慶和袁世良都很快進入瞭狀態,這才是真刀真槍的較量,蔡元慶挾著一股逼人的氣勢,很快占據瞭場上的主動地位,但袁世良下得非常穩健,馬牽馬,相連相,炮護炮,雙士步步不離帥,任憑蔡元慶左攻右殺,就是難耐袁世良。

            漸漸地蔡元慶就急躁起來,開始冒險進攻瞭。把兵力都集中瞭右側,想一舉攻下袁世良的老城,卻不想這正中瞭袁世良的計謀,他乘機猛攻蔡元慶的左側,因為左側兵力空虛,蔡元慶招架不住,很快敗下陣來。

            曲大師當場宣佈袁世良為婉兒的夫婿,飛流棋院未來的接班人。

            四

            蔡元慶心裡非常不服,他認為自己的棋力應該在袁世良之上,袁世良一定是有高人指點才能破自己的棋路,於是他便偷偷觀察袁世良的行蹤。

            這天晚上,蔡元慶給師傅請安後,早早回房假寐,約摸二更時,就聽到袁世良從隔壁房間裡輕輕出瞭門,蔡元慶躡手躡腳地從門縫向外看去,隻見袁世良徑直走到曲大師的房外,進屋後就把門帶上瞭。蔡元慶趕緊來到師傅屋外,把耳朵貼在窗上偷聽。

            袁世良說:“師傅,這本《象棋神機集》我已經看完瞭,隻是徒兒愚笨,好多招數都不能自如運用。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心想:好哇,我果然沒猜錯,師傅一直背地裡教老二真傳,要我領悟那些什麼玄乎的東西,怎麼可能贏老二?師傅呀師傅,你可真偏心眼兒。

            曲大師說:“不慌不慌,論神機妙算你趕不上你大師兄,但你有慧根,大智慧必有大成就。”聽瞭師傅這話,蔡元慶鼻子都氣歪瞭,什麼慧根?什麼大成就?這不明擺著要讓袁世良做接班人嗎?

            蔡元慶見師傅如此偏心,肚子氣得鼓鼓的,就溜到街上,找瞭個酒店,喝瞭個酩酊大醉。回來時,看到婉兒的房間內還亮著燈,就乘著酒興用手捅破窗戶紙,湊上去一看,魂兒立馬又飛瞭。

            隻見屋內曲婉兒正哼著小曲在洗澡,那滑如凝脂一樣的肌膚,白裡透紅,晶瑩剔透,就像成熟的水蜜桃一樣,吸引得蔡元慶一個勁地往下流涎。他覺得渾身燥熱難當,再也忍耐不住,一把撞破房門闖瞭進去,嚇得曲婉兒尖聲驚叫起來。

            曲婉兒的尖叫聲,引來瞭袁世良和曲大師,他們趕到這裡時,蔡元慶還在抱著曲婉兒猛啃,曲大師氣紅瞭眼,舉起拐杖一下子把他打昏瞭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蔡元慶醒過來後,羞愧難當,跪在地上請求師傅和師妹原諒,說自己是酒後失德,不是故意的,一邊說一邊抽自己的耳光,直打得整個腮幫子全腫瞭起來。曲大師見他是真心悔過,念他喝瞭酒,又是初犯,就寬恕瞭他,隻告誡他以後要好好做人,認真學棋。

            蔡元慶把頭點得跟雞啄米似的。曲婉兒卻連正眼也沒瞧他一眼。

            一個月後,曲大師要蔡元慶和袁世良走一盤棋,來檢查他們最近的用功情況,曲婉兒則在一邊幫兩位師兄打譜。隻見袁世良的棋路一如既往的穩健,步步為營,但蔡元慶的棋招比往日更加犀利,一會兒大開大合,直搗黃龍,一會兒又飄移走位,劍走偏鋒。

            漸漸的,曲婉兒就看不懂蔡元慶的棋路瞭,看看袁世良,也是面露難色,每走一步棋都很是艱難;而曲大師呢,先是驚奇,接著疑惑,最後滿臉凝結慍色,眼睛直勾勾地盯著蔡元慶。

            蔡元慶棋局發展順風順水,洋洋自得,哪裡註意到曲大師的臉色。袁世良陣腳大亂,連連丟掉車馬炮,眼看敗局已定。這時,曲大師大喊一聲:“不要走瞭。”

            兩個徒弟都嚇瞭一跳,曲大師拂袖把棋盤掀翻,逼視著蔡元慶問:“你那些陰狠的招數是誰教你的?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嘟囔道:“是……是您教的啊?”

            曲大師更加憤怒,大喝:“跪下!孽障,你以為師傅老糊塗瞭?你那些招數不是我教的,你是不是偷學瞭我屋裡的棋譜?”

            原來,蔡元慶得知曲大師秘密傳授真傳給袁世良後,心裡很不平衡,於是就把師傅珍藏的名譜和象棋著述都偷出來抄下,然後又神不知鬼不覺地把書放回去,再瞅著沒人的時候偷學。他隻淺淺學瞭一本《金雕十八變》,棋藝就大有長進,殺招更加隱蔽,連見招拆招的袁世良都陷入他的謎局。

            見被師傅識破,蔡元慶也不再遮掩,他理直氣壯地說:“師傅,休怪徒兒,是您偷傳二師弟棋譜在先,我才不得已偷學……”

            曲大師痛罵:“孽障,你監視師傅罪加一等,還不知悔改,你給我滾,我沒有你這個徒弟……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連忙給師傅磕頭,替師兄求情:“師傅息怒,師兄他是急功近利,一時糊塗,求您再給他一個機會吧。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本想自己求得師傅原諒,沒想到袁世良替他求情,他可不想買袁世良這個人情,便冷笑道:“你少在這裡裝好人,不是你挑撥我和師傅的關系,師傅會隻把真學傳給你嗎?”

            “師兄,師傅是為你好……”袁世良解釋道,但被曲大師打斷話頭。

            “孽障,你走吧,以後不要說我是你師傅,我們師徒情誼一刀兩斷。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見事情發展到不能回頭的地步,心一橫說:“你們會後悔的,以後我還會回來,讓你們都知道我蔡元慶才是最好的棋手。”然後他頭也不回地走瞭。

            望著蔡元慶的背影,曲大師自言自語道:“這個欺師滅祖、淫邪無道的傢夥,以後不得不防啊!”

            五

            時光如梭,轉眼又過瞭幾年,忽必烈滅瞭大宋,建立瞭元朝。曲大師在蔡元慶走後第二年就仙逝瞭,現今的飛流棋院的主事是袁世良。他遵照曲大師的遺訓,鉆研棋藝,團結同門,為人低調,在鄉裡教書為生。

            這日,鄉裡來瞭一隊元朝的蠻子兵,團團圍住飛流棋院,領頭的軍爺粗魯地敲門,要袁世良出來答話。曲婉兒打開半扇門,冷冷地說:“我丈夫出去探友去瞭,你們請回吧。”

            那軍爺瞟瞭一眼漂亮的曲婉兒,涎著臉說:“袁世良不在?那你跟我們去見南苑神算大將軍吧。”說完示意手下把曲婉兒帶走。

            “慢!”眾人循聲望去,一個氣宇軒昂,風度翩翩的白衣男子從院內踱步而出。不用猜,這就是袁世良,他客氣地說:“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,你傢將軍找我有何貴幹?”

            軍爺粗魯地說:“去瞭你就知道瞭。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被帶到長春觀,觀內好不熱鬧,百來號讀書人打扮得齊齊整整,都端坐在觀內空地,每人席前一方棋桌。袁世良看瞭這陣勢,大概明白瞭是什麼意思,轉身問軍爺:“你傢將軍是叫我來下車輪戰?”

            這時從棋桌前走出一位青衣先生向袁世良施禮,說:“袁大師聲名遠揚,我等在大漠就早有耳聞,今日幸會,果然氣宇不凡。我等奉神算大將軍之命,集大漠和中原百名象棋高手,特來向您挑戰。”

            來者不善,善者不來。以一敵百,是需要費很多精力的,袁世良下過車輪戰,最高記錄是對四十個棋手;而師傅曲大師在年輕時候曾大戰一百個高手,也頗費腦筋,後來還大病一場,落下偏頭痛的毛病。

            袁世良知道這些棋手多為沽名釣譽之徒,和他們下棋有辱尊嚴,他也想知道這神秘的神算將軍葫蘆裡賣的什麼藥,如此興師動眾。莫非……

            那青衣先生說:“神算大將軍說如果下棋的人全輸瞭,那就全部斬首。而袁先生要是輸掉任何一局棋或者幹脆拒絕比賽的話,就派人去把飛流棋院的招牌給砸瞭。”好不講理,看來袁世良非得硬著頭皮上瞭。

            一聲鑼響,一百張棋盤上的棋手大張旗鼓地擺開棋路,袁世良也不慌張,從容地穿梭在棋桌前見招拆招。一炷香功夫,已有數十名棋手紛紛落馬,又過一會兒,二十多個棋手也起身離開棋桌。

            再看袁世良,鼻翼滲著汗,在每桌棋前停留的時間也久瞭,但在太陽落山前,隻有十來個棋桌前還有棋手。

            這十來個棋手可真不好對付,棋路各異,殺招頻出,袁世良深吸一口氣,平心靜氣,以靜制動,各個擊破,終於在月明點燈之時,對手隻剩下青衣先生一人。

            這青衣先生絕非泛泛之輩,棋路古怪陰險,尤其是那兩門炮使得虎虎生風,雖一時不能對袁世良形成絕殺,但不怕賊偷,就怕賊惦記著,非得打掉青衣先生的一個炮臺才能破此怪陣。

            於是袁世良果斷舍棄一車,與青衣先生的炮同歸於盡。如此以來,青衣先生果然無大作為,又堅持一炷香功夫,還是被袁世良殺得片甲不留。那青衣先生頹然地低著頭,陰陰地說:“袁大師請回吧。”

            “承讓。”袁世良施禮告辭。還沒走出長春觀大門,就聽得身後亂作一團,回頭隻見那青衣先生拔劍自刎瞭。袁世良長嘆一聲,搖搖頭向棋院趕去。

            袁世良離棋院還有一裡地的路,就見棋院方向燒紅瞭半邊天,他大喊一聲:“不好。”撒腿就往棋院奔去。待他趕到,飛流棋院已經被大火吞噬,附近鄉親們雖拿著救火工具,但已近不得身。

            “婉兒。”袁世良大喊一聲,要沖進火海。眾鄉親連忙拉住他,說:“你妻子曲婉兒已經被放火的官兵帶走瞭。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聽說曲婉兒不在棋院中,稍稍平靜一點。

            一個鄉親遞給袁世良一封信,說是官兵離開前要他轉給袁世良的。他展開信紙,上面寫道:“若想見你那嬌滴滴的老婆,明日辰時到浪濤石。”

            六

            浪濤石是江下遊的一個沙洲,少有人跡,孤身一人去兇多吉少。但為瞭救妻子,袁世良毅然隻身前往,他向鄉親借瞭一匹馬,揚鞭朝浪濤石趕去。當他踏上浪濤石,已有一隊人馬一字排開在灘頭等候。

            “袁師弟,別來無恙。”隊伍正中一個騎著棗紅駿馬、穿著紫金戰袍的將軍招呼道。

            “果然是你。你和飛流棋院有什麼過節找我清算吧,快把婉兒放瞭。”袁世良義正詞嚴地說。

            原來這南苑神算大將軍就是當年被逐出師門的蔡元慶。那年他出走後,浪跡北方,後被一蒙古王爺收為傢奴。巧的是這王爺愛好象棋,發現蔡元慶是個象棋高手後,便把他帶到身邊南征北戰,閑時陪王爺走幾局棋。

            蔡元慶聰慧過人,讀過棋譜也翻過兵書,再跟著王爺見過大場面,漸漸展露出一點軍事才能,帶兵打瞭幾場勝仗,後被忽必烈封為南苑神算大將軍。

            此番回中原,蔡元慶一是為蒙古人選取可以效力的文人名士,二是為瞭報復飛流棋院。長春觀那場車輪戰,蔡元慶隻是為瞭阻擊一下袁世良,讓他疲於應付,今日這局巔峰對決,蔡元慶要一擊致命,奪得夢寐以求的棋王稱號。為此他幾個月前就在浪濤石佈好“棋陣”。

            所謂“棋陣”,是蔡元慶在打戰中得到的啟發,他把三十二個棋子分別讓真人和實物代替,士兵與馬匹自不必說,竟有四頭大象被運到瞭沙洲上充當棋子,還有四門火炮架在四個高點;棋盤按沙洲的地形劃分,楚河漢界則是一條浪濤石上橫貫的淺水。

            “師弟,少安勿躁。如果你今天能下得贏我,曲婉兒完璧歸趙。嘿嘿,如果你下輸瞭,你就得死,漂亮的小師妹可就歸我一個人享用瞭。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氣得渾身發抖:“蔡元慶,你還是個人嗎?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臉色一沉:“少廢話,這盤棋你到底下不下?你要不下,我立即把曲婉兒賞給手下的弟兄們。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無可奈何地說:“你可要說話算數,我下贏瞭,快把婉兒還給我!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皮笑肉不笑地說:“當然,我說話一向算數的。”然後語氣一轉,又得意洋洋地說,“師弟,你下過無數棋,有見過這麼大的棋盤嗎?有見過這麼逼真的車馬炮嗎?有指揮過千軍萬馬嗎?那種感覺好得很。今天我們就在這個模擬的戰場上過過招,不過每次吃子都是要刺刀見紅的,那枚棋子將被毀滅,你懂嗎?”

            袁世良氣得鋼牙緊咬,心裡罵道:好個心狠手辣的蔡元慶,在他眼裡,這些人和棋子一樣任由他擺佈,甚至由他決定生死。

            “你先把婉兒叫出來,我再和你下棋。”袁世良說。

            “袁師弟,你放心,我怎麼會傷害曲師妹呢?我把她請來一是敘敘舊,二來我要和她並肩作戰,與你掰掰腕子啊。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吩咐手下把曲婉兒引過來,隻見曲婉兒也穿上瞭盔甲,一身督軍的打扮,她看見袁世良無奈地苦笑瞭一下。

            蔡元慶陰陽怪氣地說:“曲師妹在我方營中把守大帳,為‘仕’,在我身邊你就放心吧。”

            殘酷的比賽開始瞭,蔡元慶自領十六個“棋子”來到“楚河”對面蓄勢待發,袁世良來到山頭的大營上佈好陣勢,遙望對面大營殺氣騰騰。曲婉兒被挾持在蔡元慶身邊,他這招可真險惡,要是袁世良對他進行絕殺,他必然會把曲婉兒支起來當擋箭牌。按蔡元慶的規矩,那曲婉兒就該死在袁世良的手上。這該怎麼辦呢?

            一聲炮響,生死棋局開打瞭。當頭炮,馬來照,雙方開局行棋都很謹慎,屯兵“楚河”兩邊,車出庫,馬出槽。蔡元慶占先手,令旗一揮,小卒淌著水就過瞭“楚河”。兵來將擋,袁世良令旗一揮,小兵上前將來犯之敵殲滅,砍下對方首級。血腥的場面讓袁世良不寒而栗,一個疏忽,竟被蔡元慶的小卒砍瞭兩個小兵。袁世良連忙站穩陣腳,調出騎兵,連踩帶踏,殺出一條血路,收復瞭失地。

            蔡元慶也不慌張,祭出騎兵,糾纏過來,大鬥三四回合,袁世良連忙鳴金收兵,馬放南山。蔡元慶不依不饒,派兵追殺過來,這正好進入瞭袁世良飛象的攻擊范圍。

            隻聽號角一吹,那巨象在象兵的駕馭下呼哧呼哧地向騎兵踏去,騎兵先被砍下馬去,然後被大象踩成肉餅。象兵還沒來得及撤退,就被一門火炮擊中,巨象和人都被炸得血肉模糊。

            袁世良也被火炮的沖擊力震得一屁股坐到地上,呆呆地看著一門火炮黑洞洞的炮口瞄準瞭營帳。

            蔡元慶在對面營帳外囂張地喊道“袁師弟,你往日的妙手回春呢?哈哈,今天我要你輸得心服口服。”

            “大師兄,你答應過我如果聽你的話當棋子就不會傷害世良的,你不能反悔啊……這隻是一局棋而已,一局棋啊……”突然,一直守在帳前的曲婉兒哭著跪求蔡元慶。

            可這時的蔡元慶哪裡聽得進去?吩咐手下把曲婉兒控制住,仍擺在營帳前做擋箭牌。沒想到,蔡元慶的一句諷刺的話竟提醒瞭袁世良,隻見他閉上眼睛,一盤棋局出現在腦海裡,他心靜如水,穩住陣腳,不去理會那些血腥的場面,然後一聲令下,調來戰車,逼走火炮。

            趁熱打鐵,袁世良指揮的火炮在小兵的掩護下也順利渡河,敲山震虎,威懾到蔡元慶的帥位。不出所料,蔡元慶令曲婉兒往炮口前一頂。

            無奈,袁世良撤回火炮,遣出小兵,進行肉搏。在“楚河”邊兩軍殺得昏天黑地,血染黃沙。頭天的車輪戰已經耗費瞭袁世良不少精力,加上騎馬趕瞭一夜的路,袁世良的體力早已透支瞭。

            午後的日頭毒辣,曬得袁世良頭暈目眩,昏招頻出,折掉一車一馬,且讓對方兩小卒過河瞭。

            如果是一般棋手,遇到這麼猛烈的攻勢早就抵擋不住瞭,但袁世良閱棋無數,稍作休整,便暗暗用道傢修身之術運氣祛乏,再棄馬保車,調頭狠狠咬瞭蔡元慶一口,除掉營帳左邊的一個仕,驚出蔡元慶一身冷汗。

            久攻不下,蔡元慶急性子又上來瞭,反觀袁世良不慌不忙地調兵遣將,步步為營,反而把蔡元慶的勢頭壓制住瞭。

            為瞭阻止袁世良的反撲,蔡元慶付出慘重的代價,手頭上可用的“棋子”越來越少。

            袁世良睜開眼睛大喊:“蔡元慶,該結束瞭吧,你難道非要拼個你死我活嗎?你們這些蠻子們,難道就願意如此受他的驅使,像一枚棋子,受他的擺佈?”

            蔡元慶不以為然,輕蔑地說:“我不會輸給你的,不會,從來沒輸給你,永遠不會……”

            這時,曲婉兒乘看守不註意,奪過長劍朝蔡元慶沖瞭過去,口裡喊著:“人可以被打敗,但不能淪為棋子,我是不會被你侮辱的……”還沒等曲婉兒靠近,一支箭已經射穿她的大腿,曲婉兒應聲倒下,頓時昏死過去。

            袁世良急忙大喝:“不要傷害她,蔡元慶,你不是就想取我性命嗎?我給你就是。”說完,袁世良從衣內拿出一顆藥丸,吞咽下去。

            “快,攔住他。”蔡元慶大喊。可已經晚瞭,袁世良倒在地上一動不動。幾個兵卒過去探瞭探他的鼻息,搖瞭搖頭。

            誰也沒想到,一見袁世良死瞭,蔡元慶就像著瞭魔一樣,抽出長劍,見人就劈。可憐那些蠻子兵,還沒反應過來,就都被蔡元慶殺死瞭。蔡元慶仰天長嘯三聲,然後揮劍自刎而死。

            過瞭一會兒,死去的袁世良卻活瞭過來,他艱難地爬到曲婉兒的身邊,發現曲婉兒也隻是受瞭重傷,當即撕下衣襟當作繃帶給曲婉兒止住瞭血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還沒死?”曲婉兒醒來見到袁世良問。

            袁世良說:“我們沒有死,我們還活著!”

            原來,袁世良剛才是用龜息之法裝死,他解釋道:“師傅以前說過,如果蔡元慶不先修身,強學那些棋經的話,終會走火入魔。這也是為什麼當年師傅不傳他棋經的原因,可他卻不能領會師傅的良苦用心……哎,剛才這盤棋,他看見我自殺,發現沒有瞭對手,腦袋一下混亂,狂性大發,所以……”

            夕陽下,袁世良和曲婉兒互相攙扶著,乘舟離開瞭浪濤石,看著寂寞沙洲和滾滾長江,袁世良長嘆:“人生如棋,走錯一步不要緊,就怕一錯再錯啊……”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父女鬥法

          從前有個後生,一心想學法術。聽說江西龍虎山有位張天師,法術高明,就想拜他為師。這後生到瞭龍虎山,找到張天師門口,出來開門的是張天師的女兒,年方十七八歲,長得十分漂亮。後生向她講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朋友(二)

          護士長趙燕托杜桂蘭做媒,把吳玲說給自己的弟弟趙強。杜桂蘭很賣力。也難怪人傢是多年的朋友嘛。就三天兩頭來找吳玲說這事。吳玲說先見見人吧,就見瞭。雙方感覺還不錯。杜桂蘭就一天三遍問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老馬請客

          高雷大學畢業後在城裡沒找到工作,回到傢鄉苦水村呆瞭幾年,又跟著同鄉李二黑出去打工瞭。原以為外面的世界好混,沒想到情況復雜得很,工地上的工人來自山南海北,人多嘴雜。那些本鄉本土的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蛇年大吉

          天宮凌霄寶殿,眾仙雲集,談笑風生。忽聞,金童玉女喧嚷嚷進殿,眾仙忙整衣冠,各就其位,屏聲斂氣,靜候玉帝大駕。果然,金鑾鐺響,金甲齊鳴,一隊雄赳赳、氣昂昂的金甲天兵擁著一位身穿龍

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遲解的詛咒

          故事發生在清朝末年貝子府鎮東山坳村。吉善是東山坳村的一個農民,是村裡最老實的人,妻子桂花也是一位土生土長的農傢女子。吉善一傢五口,是個兩兒一女之傢。這年入秋後的一個下午,吉善傢

          2020-05-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