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plkoa'></ins>

  1. <tr id='plkoa'><strong id='plkoa'></strong><small id='plkoa'></small><button id='plkoa'></button><li id='plkoa'><noscript id='plkoa'><big id='plkoa'></big><dt id='plko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lkoa'><table id='plkoa'><blockquote id='plkoa'><tbody id='plko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lkoa'></u><kbd id='plkoa'><kbd id='plkoa'></kbd></kbd>
    <acronym id='plkoa'><em id='plkoa'></em><td id='plkoa'><div id='plko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lkoa'><big id='plkoa'><big id='plkoa'></big><legend id='plko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i id='plkoa'></i>

    <code id='plkoa'><strong id='plko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dl id='plkoa'></dl>
      1. <span id='plkoa'></span><fieldset id='plkoa'></fieldset>
        1. <i id='plkoa'><div id='plkoa'><ins id='plkoa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賊方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9
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特黄无码毛片在线看_日本特级做人爱c级_日本网站你懂我意思吧

            一  抓賊

            邱斌武藝高強,打得一手好鏢,他是桑梓縣劉員外傢的護院頭領。劉員外在清明節這天領著傢眷回鄉祭祖,邱斌和手下的五位護院喝瞭點兒酒,然後早早地回住處合衣睡覺去瞭。

            半夜時分,邱斌感覺內急,他一咕嚕從床上爬起來,直奔後院的廁所跑去。邱斌剛到後院,忽然發現墻上出現瞭一個黑影。

            邱斌一見有賊,他甩手就射出瞭一枚狼牙鏢,門樓上的黑影一聲慘叫,當時就應鏢而落。

            邱斌領著手下幾名護院,眾人合力一搜,竟在後院的花房中找到瞭黑衣賊人。兩名護院一個餓虎撲食,便將賊人牢牢地按倒在地,黑衣賊人名叫柳七,他已經起下瞭腿上的狼牙鏢,此時鏢傷處正在汩汩地流血,柳七哀聲道:“邱爺,能否讓我先給鏢傷敷點止血藥呀?”

            邱斌也不想將事情做得太絕,他點頭對擒賊的兩名護院說:“放開他!”

            兩名護院撒手,柳七翻身坐起,他在懷裡一摸,取出來瞭一個拳頭大小的扁木盒子,柳七先在盒蓋上敲瞭幾下,然後將盒蓋打開,將裡面一種淡綠色的藥粉,敷到瞭自己右腿的鏢傷上。說也奇怪,古怪的藥粉剛剛敷上,流淌的鮮血便止住瞭,邱斌正想湊前看個究竟,柳七怪叫一聲,飛身躍起,那條傷腿竟然行動如常,他鬼魅般地沖出瞭花廳,然後“嗖”地一聲,又一次躍上瞭院墻。

            邱斌冷笑一聲,他又抬起手來,兩枚飛鏢“噗噗”發出,一枚射中瞭柳七的屁股,另一枚插到瞭柳七的左腿上。

            柳七重新被擒,邱斌從柳七身上搜出瞭那個木質的藥盒,他將盒子裡的藥粉給柳七的新傷敷上後,果然這藥粉療效神奇,竟在轉瞬間,便可令傷口止血,不長的時間裡,便能令他行動如常。

            邱斌找來瞭一條重重的鐵鏈子,將柳七鎖到瞭柴房內。柳七央求道:“邱護院,您看在我上有七十歲的老娘,下有七歲孩子的分兒上,把我放瞭吧!”

            邱斌“呸”瞭一聲,說:“放瞭你,你想得美,天一亮,我們就把你送交官府,到瞭官府,先賞你屁股一頓板子,然後將你關進臭氣熏天的大牢,你就等著好好享受吧!”

            柳七被邱斌一番話嚇得臉色煞白,他“撲通”一聲,跪倒在地,連求饒命。

            邱斌壓低聲音說:“饒瞭你也未嘗不可,但是你得把那紅傷藥的秘方交出來!”

            二  騙局

            柳七雖然一身賊骨,但也怕被送交官府治罪,他萬般無奈之下,隻得點頭同意瞭邱斌的交換條件。

            柳七拿起毛筆,他在紙上鬼畫符似的寫上瞭一共十八味藥的“賊方”。邱斌自然不信柳七,他照方買來所有的藥粉,然後親眼瞧著柳七為他配制所謂的賊藥。

            柳七先將木盒子中的藥粉倒出來,然後按照用藥量,將那十八味藥的藥粉一一加到瞭盒內。柳七將賊藥配好,他關上盒蓋,然後得意地在盒蓋上拍瞭兩掌,道:“邱護院,我傳您賊藥,您可要說話算話呀!”

            邱斌拿著木盒子裡的賊藥,接連找人做瞭三五次試驗,果然這賊藥藥效驚人,不僅立時能夠止血,還可以令人在短時間內恢復行動。邱斌取出鑰匙,打開鐵鏈上的大鎖,他對柳七道:“你可以走瞭!”

            柳七在離開劉傢大宅的時候,他回頭叮囑:“邱護院,如果以後你為人治傷,一個人隻可用一湯匙的藥量!……”

            邱斌點頭放瞭柳七後,劉員外領著傢人回來,他便向劉員外辭工,劉員外詫異地問:“邱護院,你離開我傢,莫非另有高就嗎?”

            邱斌回答:“我準備回去開一傢藥店,以後不幹護院這一行瞭!”

            邱斌的老傢在薊縣,該縣地處口外,馬匪橫行,又兼之民風強悍,所以開一個專賣賊藥的藥店,應該是大有作為!

            邱斌回到老傢後,他經過十天時間的籌備,邱記神藥的招牌便被掛瞭出去,可是他將木盒子裡的賊藥賣掉後,邱斌重新配制賊藥的時候,這才發現,他配置的賊藥,根本就不好用!

            邱斌面對無人買藥,坐地賠錢的尷尬局面,他氣得抄起瞭柳七那隻曾經裝過賊藥的木盒子“咔嚓”一聲,將其摔碎在瞭地上。

            木盒子碎成瞭六七半,邱斌驚奇地發現木盒子的盒蓋裡面竟是空心的,空巢內還有裝過藥粉的痕跡,而且隻要用手敲擊盒蓋,盒蓋內壁上就會打開九個小孔,藏在盒蓋內的藥粉,就會少量地漏進木盒內。

            很顯然,柳七欺騙瞭邱斌,那賊方中並不是十八味藥,而是十九味藥,最後的一味藥,藏在盒蓋中,那才是決定賊方是否療效如神的關鍵。

            邱斌氣得連聲大罵柳七,可是柳七也不知道藏到瞭哪裡,邱斌找不到柳七,不知道最後的一味藥是什麼,邱斌的藥店絕對逃不脫關門的命運。

            邱斌這天正坐在藥店裡生悶氣,就聽街上有人喧嘩道:“縣衙的捕頭,竟抓住瞭飛天大盜柳七!”

            果然四名捕頭趕著一輛馬車從街上走瞭過來,車上用鐵鏈子鎖著的正是柳七,這個柳七流竄到薊縣作案,他在行竊一傢富戶的時候,突然發現瞭一壇塞外的佳釀—黃芩酒。

            這黃芩酒喝到嘴裡看似柔軟,其實後勁極大,柳七不知道厲害,他飲瞭半壇黃芩酒,竟然醉倒在竊案現場。這就是他今日被擒的經過。捕快們怕柳七逃走,先是割斷瞭他的腳筋,然後用馬車載著他,耀武揚威地直奔薊縣縣衙而去。

            邱斌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,他急忙回到店裡,先用黑紗蒙面,然後帶著兵器和鏢囊,飛身躍上房頂,直向薊縣縣衙的方向奔瞭過去。

            邱斌要劫下柳七,他要得到賊藥的完整配方!

            三  秘密

            那四名捕快真的沒有想到,竟有人敢在大白天劫走柳七。邱斌打翻瞭四名捕快,然後揮刀斬斷瞭柳七身上的鐵鏈,那四名捕快大喊抓賊的時候,邱斌已經搶過瞭一匹馬來,然後他背著柳七飛身上馬,向城外飛奔而去。

            邱斌騎馬一直來到瞭城外雲龍山深處,柳七一見救自己的竟然是邱斌,他大聲叫道:“邱護院,你即使救瞭我,我也不會告訴你賊方中的第十九味藥!”

            邱斌說道:“你要告訴我第十九味藥是啥,以後你的生活歸我照料!”

            柳七的腳筋都已斷掉,如果邱斌不在雲龍山中為他安排一切,等待他的隻能是被餓死的命運瞭。

            柳七萬般無奈,他隻得點頭同意瞭邱斌的要求,邱斌在深山裡為柳七找瞭個山洞,柳七住在山洞裡,就開始為邱斌配制第十九味藥。當然,柳七每日的衣食住用,都得由邱斌供應。邱斌將柳七劫走後,薊縣的捕快大搜瞭三天,他們找不到劫匪和柳七後,這股捕盜的風頭就這樣過去瞭。

            邱斌隨後雇用瞭一個又聾又啞的夥計,讓他到山上照顧柳七,柳七接下來拄著雙拐,采來他需要的草藥,接著將其曬幹並用藥磨磨碎,磨碎的神秘藥粉被那個聾啞的夥計送到瞭山下,邱斌將這第十九味藥加到瞭賊藥之中,果然這賊藥又出現瞭療效如神的效果。

            邱記神藥賣得異常紅火,邱斌賺得也是缽滿盆平,邱斌這天一大早剛打開店門,就見一位頂盔掛甲的副將領著十幾個親兵從門外走進瞭店內。

            這個副將姓吳,吳副將來自涿州府,他奉府臺之命,領著七八百名精兵,到薊縣剿匪來瞭,既然剿匪,自然避免不瞭受傷,吳副將今天是上門購買賊藥來瞭。

            吳副將讓邱斌將店裡的一百多斤賊藥都拿瞭出來,然後丟下瞭三百兩銀子,說:“這些神藥,我都買瞭!”

            邱斌正要告訴吳副將使用賊藥的註意事項,吳副將讓親兵拿著藥粉,他上馬急匆匆地離開瞭邱斌的藥店。可是一個月之後,邱斌被薊縣的捕快抓到瞭縣衙的大堂。

            邱斌對著薊縣縣令牛大人叫道:“牛大人,我犯瞭哪條王法,你抓我幹什麼?”

            牛大人一拍驚堂木,叫道:“吳副將就是因為敷瞭你的藥,現在已經中毒身亡瞭!”

            牛大人一擺手,兩名衙役將吳副將的屍體用門板抬上瞭堂來,吳副將剿匪的時候,他的大腿被惡匪們砍瞭一刀,吳副將將賊藥敷在一尺半長的刀口之上,鮮血和傷痛確實是止住瞭,可是一頓飯的時間後,吳副將就膚色鐵青,身體僵硬,中毒身亡瞭。

            邱斌用藥害死瞭吳副將,這可是掉腦袋的罪過,牛大人叫道:“將邱斌用木枷夾起來,押入死囚牢!”

            邱斌恨柳七害他,他扯開嗓子大叫道:“我知道飛賊柳七住在什麼地方!……”

            牛大人派捕快將躲在山裡的柳七抓到瞭監牢,並把他關到瞭邱斌隔壁的監房,邱斌大聲叫道:“柳七,你那第十九味藥究竟是什麼,你為什麼要害我?……”

            柳七冷笑道:“我那第十九味藥裡一共有三味藥,這三味藥都是凝血的毒藥,其中最毒的就是烏頭,烏頭就是斷腸草!”

            烏頭極毒,但是有另外兩樣毒藥克制它,烏頭的毒性就降得極低,將少量的烏頭毒敷在身體的外面,確實可以很快地止血,但是大量敷用,卻可讓人凝血致命。

            邱斌叫道:“你真的害死我瞭!”

            柳七冷笑道:“我四處行竊,確實是個巨匪,但你挖空心思,總想得到我的秘方,你難道就不是大賊嗎?我惡貫滿盈,死不足惜,黃泉路上,咱們一起走,你也並不冤呀!……”

            邱斌身體搖晃“撲通”一聲,跌坐在瞭牢房的泥地上。他喉嚨裡發出痛苦的“嗚嗚”聲,就好像野獸在悲鳴!

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冷繡娘

            故事發生在很久以前的古時候,一位姑娘孤身一人居住在山中,這山呢也不算深,離熱鬧的城鎮也不過幾分鐘,姑娘名叫冷繡娘,她是以刺繡為生的繡娘,也喜歡山水的寧靜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板凳成精

          一、送喪鬼劉傢灣離我們村大概二十多裡山路,歷史上兩個村莊經常通婚,所以彼此之間親戚多,親傢多,劉傢灣人有時候下山趕集,來不及回去瞭,一般就歇息在我們村。我們村以前有個人稱張三爺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蛇酒妙計

          不該他吃虧王傢村有個馬老爹,是個遠近聞名的精明人,這些年來辛辛苦苦攢下十幾萬塊錢,還沒過上好日子,卻犯瞭胃病,大兒子馬莊帶他到醫院一查,是胃癌,已經到瞭晚期。馬莊一看這個結果就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認主兒的遺產

          清朝中葉,大名府李傢莊有個秀才叫李懷林,預備次日參加鄉試。不料頭天晚上傢中失火,燒光瞭房屋,把他父親也燒死瞭,剩下他和母親閆氏。李懷林時年二十歲,功名未就,傢破人亡。族長發瞭話

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比醜招親

          有聽過比武招親,也聽過拋繡球招親,但從沒聽過比醜招親的。這件離奇的事就發生在清朝康熙年間,黃山莊有一戶大戶人傢,主人叫黃飛虎。十年前,盤踞在黃山莊不遠的老鵝山上的一群山賊強盜把

          2020-06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