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w48up'><strong id='w48up'></strong><small id='w48up'></small><button id='w48up'></button><li id='w48up'><noscript id='w48up'><big id='w48up'></big><dt id='w48u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48up'><table id='w48up'><blockquote id='w48up'><tbody id='w48u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w48up'></u><kbd id='w48up'><kbd id='w48up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w48up'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w48up'><em id='w48up'></em><td id='w48up'><div id='w48u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48up'><big id='w48up'><big id='w48up'></big><legend id='w48u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span id='w48up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w48up'><div id='w48up'><ins id='w48u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w48up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w48up'><strong id='w48u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<dl id='w48up'></dl>
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w48up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“孝順”的仨妯娌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特黄无码毛片在线看_日本特级做人爱c级_日本网站你懂我意思吧

              在我的老傢,老人們常給孩子們講著這樣一個故事。過去,街東頭住著一個六十歲的王老太太,王老太太早年守寡,靠幫人傢縫縫補補洗洗涮涮把三個兒子拉扯大,又先後一個個娶瞭媳婦。王老太太辛苦瞭一輩子,累得腰也駝瞭,眼也花瞭,成瞭傢裡吃閑飯的瞭。沒兩年,三個兒子被媳婦的枕邊風吹昏瞭頭,又一個個另砌爐灶分夥瞭。王老太太被擱淺瞭,常常是鼻子一把淚一把,鍋上一把鍋下一把。俗話說:稻怕苞裡捂,人怕老來孤。開始左鄰右舍有說閑話的:"老養活兒女小,兒女應服侍老。"三個媳婦裝聾作啞,老大推老二,老二推老三,老三又推老大,三個兒子推著磨,把王老太太推得團團轉。
              有一天王老太太的弟弟來看姐姐,三個兒子聽說舅舅來瞭,都怕舅舅罵他們是不孝子,一會兒大媳婦端瞭碗餃子,一會兒二媳婦端瞭碗荷包蛋,一會兒三媳婦又送來一鍋雞蛋油餅。舅舅早聽說三個外甥平日所作所為,但表面裝著什麼也不知道,看著三個"孝順"的外甥媳婦笑著說:"姐呀!這真是十裡無真信,謠言滿天飛,聽人說三個外甥媳婦孝順,我很生氣,本想搬石頭把他們傢傢的鍋給砸瞭。嗨!耳聽不如眼見,這些嚼舌根子的傢夥,我再也不聽他們瞎說瞭。
              舅舅你說得對,鄉裡媳婦就是愛嚼爛舌根子。"三個媳婦異口同聲說;大媳婦忙給婆婆梳頭,二媳婦忙給婆婆捶背,三媳婦忙替婆婆整理房間。王老太太嘆著氣,老淚縱橫,弟弟一看姐姐流淚,心裡也發酸,但還是強忍著瞭。三個媳婦一見婆婆流淚,怕露瞭餡,大媳婦故意說二媳婦:"二妹呀!你輕點,八成是捶著娘的酸筋瞭吧?"說完二媳婦直擠眼,二媳婦可不是省油燈,她又故意找三媳婦茬:"三妹呀,八成是你擦桌子揚起瞭灰塵迷瞭娘的眼瞭。"這三媳婦平日最攪毛,但一時又找不著戲弄一下大媳婦、二媳婦的詞,隻得忍瞭。三媳婦忙說:"我不好,我來替娘吹。
              三個妯娌演足瞭戲。
              舅舅開話瞭:"你們的老娘一輩子不容易,早年守寡,尿一把屎一把的把三個兒子撫養成人,娶瞭你們三房媳婦,真是老天有眼,你仨都這麼孝順,頓頓你送這樣,她送那樣,送多瞭,你娘也吃不完,不浪費嗎?再說你們也不富,我看這樣吧……"舅舅故意到關鍵時停住瞭看瞭一眼三妯娌。
              您說咋辦?"仨妯娌一齊問。
              不如你們一傢接過去過十天,明天正好是初一,就從老大傢開始。"舅舅的話說得很堅決,仨妯娌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誰也沒敢說個"不"字。就這樣,三房媳婦輪流轉,每傢過十天。可是老太太轉到誰傢,誰傢就弄孬的,老太太牙不好,還常常燒稀飯,攤煎餅,王老太太怕把牙拽掉瞭,隻好常常喝碗稀飯瞭事。一個月過去瞭,舅舅又來瞭。姐弟倆趁沒人的時候抱頭痛哭瞭一場,弟弟看這樣下去不行,於是想個辦法。弟弟在姐姐耳邊咕嚕瞭半天,說得王老太太直點頭。
              天快中瞭,大兒子和媳婦從地裡回來瞭。沒進門就聽見舅舅的說話聲,大兒子和媳婦怕是老娘向舅舅告他們的狀,輕手輕腳地靠在門旁偷聽。舅舅知道外面有人在聽"鬼話",故意放高聲音說:"姐呀!你藏那麼多銀元寶幹什麼呢?不如拿出來給他們三傢分瞭,平時生活也會好一點。"王老太太也故意大聲說:"兄弟呀!那可是我的棺材本呀。"舅舅接著說:"嗨!一錠就夠瞭,你不是有一百錠嗎?"王老太太說:"沒那麼多瞭,你姐夫死的時候,不是用瞭10錠嗎?這些年不又用瞭10錠嗎?現在隻有80錠瞭。"舅舅說:"80錠還瞭得嗎,這周圍50裡方圓內誰傢也沒這麼多錢呀。你年齡大瞭,拿出來分給仨外甥算瞭。"王老太太說:"嗨,80錠銀子,平分不開,我想看誰對我好,我就給他多分一點,不分給他們,我留著又能幹什麼呢?"舅舅又說:"這些年他們沒人知道你有這麼多錢嗎?"王老太太神秘地說:"四十多年前,皇上打我們村上過,那是微服私訪,皇上誇你那死鬼姐夫人品好,賞瞭100錠
              元寶,除瞭你姐夫知道外,再沒有人知道這事。前些年兵荒馬亂的,若要讓知道瞭不早被搶瞭。就是你那仨外甥我也沒敢說,要說瞭還不花得差不多瞭。
              大兒子和媳婦在門旁把娘和舅舅的這段對話聽的一明二白。個個興奮得是萬指撓心,癢癢透瞭。再偷聽下去怕被娘和舅舅發現,便輕悄悄退到大門外面,重腳重手,大話聲聲從外面進來瞭,一進門就高聲嚷道:"舅舅來瞭,今天地裡活多,回來遲瞭,娘和舅舅餓瞭吧?"接下來是媳婦逮雞,兒子打酒忙活起來。南院老二傢和北院老三傢聽到中院老大傢動靜挺大,不知來瞭什麼貴客,忙跑過來看。一看是舅舅來瞭,一個個簡單敷衍幾句各自回去瞭。老二媳婦回到傢越想越覺得不對勁,心想:平時老大倆口子摳的一個錢能掰成四瓣用,今個是怎麼瞭,不就是舅舅來瞭嗎?值得又打酒又殺雞的嗎?老三媳婦回到傢也是越想越覺得蹊蹺,心想:這老大媳婦是哪根筋抽得,平時摳的是拉屎揀豆子。今個舅舅來瞭她怎麼舍得把那叫雞的大蘆花公雞殺瞭呢?演戲演過火瞭吧?這老三媳婦和老三媳婦不好過去,聽到老大傢開飯瞭,都攆小孩到大伯傢聽聽風聲。
              這老大兩口"玄"瞭,吃飯時,雞大腿、雞脯肉一個勁往老娘碗裡挾,老二、老三傢的孩子把在大伯傢看到的情況一一告訴瞭爹娘,老二倆口和老三倆口子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。
              從那以後,老大兩口子一反常態,三天兩頭,不是殺雞殺鴨就是買魚買肉,王老太太在大兒子傢過瞭一個多月。老二沒接,老大也沒送。女人傢心細,老一媳婦和老三媳婦覺得這裡面肯定有文章,但又不好問,老三媳婦心眼多,她出瞭個主意說:"舅舅好喝兩杯,酒後肚裡擱不住話,準能探個究竟。
              這天老二媳婦和老三媳婦每人拎瞭兩瓶酒來到舅舅傢。中午吃飯,你敬一杯,她敬一杯,不一會舅舅說話舌頭直瞭。妯娌倆互遞眼色燒著彎子往主題上引。舅舅是酒醉心明,故意吞吞吐吐,神神秘秘,但還是把那"八十錠銀元寶"的事說瞭出來。老二、老三媳婦一聽,以是舅舅酒後吐真言,高興得坐不住瞭,真心跑回各自傢和自己的丈夫商量著怎麼把老娘接過來。最後三傢商定,每傢接回去服侍一個月。從此,三個媳婦想方設法討老娘喜歡,變著法兒弄好吃的給娘,早晨幫娘洗臉,晚上幫娘洗腳,冬天幫娘暖被窩,夏天幫娘扇扇子。五六年過去瞭,王老太太身體也好轉瞭,發胖瞭。這邊仨妯娌心裡也沒什麼底,對那80錠元寶隻是聽說,從沒誰見過,有時也在老太太面前問那元寶的事,隻是老太太老愛打貧。後來,王老太太也怕時間長瞭玩露瞭餡。有一天趁三傢大人去地裡幹活的空兒,把床頭的一個木箱搬到當門心,喊來三孫子。打開箱子,拿出箱裡的"銀元寶"一個個數著,一共80錠。數完後又對孫子說:"奶奶老瞭,數數容易亂,你們再幫著數一遍。"孫子們數著:"奶奶,是80錠,你要這幹啥?"王老太太說:"這叫元寶,隻一個就能買下三間大瓦房。這是80個,你們三傢以後每傢分25錠,留下5錠,哪傢對我好,我就給哪傢。"說完沒好箱子,搬在床頭。
              中午,幾個孩子把上午看到的情況一五一十地告訴瞭爹娘。孩子們用小手比劃著說,白白的雪亮的,重重的一共80個,是我們數的。這下三個媳婦深信不疑。她們計算著,就是每天吃魚吃肉,老太太活到九十歲,也用不完五錠元寶。仨妯娌服侍老太太一個比一個精心,一個比一個認真,村裡人不知這裡有蹊蹺,都誇這傢三個媳婦好,都誇王老太太有福氣。縣太爺還親自派人送來誇這仨妯娌的民風匾額,一時間被傳為佳話。
              王老太太一直活到八十四歲,生病去世瞭。三個兒子爭著花錢為老太太辦喪事,請來瞭所有的新朋好友、左鄰右舍,請瞭三班吹鼓手,大操大辦,熱熱鬧鬧把老太太安葬瞭。送走 親友,三個兒子、媳婦把老太太留下的一箱"銀元寶"搬出來,打開鎖,拿過一看傻眼瞭,全是亮晶晶的錫皮紙
              包著泥巴捏的"元寶".箱裡有張紙條,一看字跡便是舅舅寫的:"小時候有奶便是娘,長大後有錢就是娘。"三個兒子蓋上箱蓋,嚎啕大哭,哭得是驚天動地。三個媳婦也一屁股坐在地上"媽呀、娘呀、天呀"尖聲刺耳,眼淚鼻涕像開閘傾瀉。左鄰右舍紛紛跑過來勸:"算瞭、算瞭,死也不能復活,你們仨妯娌對老太太這麼好,那是有目共睹,有口皆碑的。"鄰居們這麼一勸,這仨妯娌哭得更悲更慘。這淚裡的"辛酸苦辣"外人哪能知道呢?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父女鬥法

            從前有個後生,一心想學法術。聽說江西龍虎山有位張天師,法術高明,就想拜他為師。這後生到瞭龍虎山,找到張天師門口,出來開門的是張天師的女兒,年方十七八歲,長得十分漂亮。後生向她講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朋友(二)

            護士長趙燕托杜桂蘭做媒,把吳玲說給自己的弟弟趙強。杜桂蘭很賣力。也難怪人傢是多年的朋友嘛。就三天兩頭來找吳玲說這事。吳玲說先見見人吧,就見瞭。雙方感覺還不錯。杜桂蘭就一天三遍問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老馬請客

            高雷大學畢業後在城裡沒找到工作,回到傢鄉苦水村呆瞭幾年,又跟著同鄉李二黑出去打工瞭。原以為外面的世界好混,沒想到情況復雜得很,工地上的工人來自山南海北,人多嘴雜。那些本鄉本土的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蛇年大吉

            天宮凌霄寶殿,眾仙雲集,談笑風生。忽聞,金童玉女喧嚷嚷進殿,眾仙忙整衣冠,各就其位,屏聲斂氣,靜候玉帝大駕。果然,金鑾鐺響,金甲齊鳴,一隊雄赳赳、氣昂昂的金甲天兵擁著一位身穿龍

            2020-05-27

            遲解的詛咒

            故事發生在清朝末年貝子府鎮東山坳村。吉善是東山坳村的一個農民,是村裡最老實的人,妻子桂花也是一位土生土長的農傢女子。吉善一傢五口,是個兩兒一女之傢。這年入秋後的一個下午,吉善傢

            2020-05-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