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ei3px'></ins>
<fieldset id='ei3px'></fieldset>
<i id='ei3px'></i>
  • <tr id='ei3px'><strong id='ei3px'></strong><small id='ei3px'></small><button id='ei3px'></button><li id='ei3px'><noscript id='ei3px'><big id='ei3px'></big><dt id='ei3px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i3px'><table id='ei3px'><blockquote id='ei3px'><tbody id='ei3px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i3px'></u><kbd id='ei3px'><kbd id='ei3px'></kbd></kbd>

      <acronym id='ei3px'><em id='ei3px'></em><td id='ei3px'><div id='ei3px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i3px'><big id='ei3px'><big id='ei3px'></big><legend id='ei3px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1. <i id='ei3px'><div id='ei3px'><ins id='ei3px'></ins></div></i>
    2. <span id='ei3px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ei3px'><strong id='ei3px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dl id='ei3px'></dl>

            老馬請客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特黄无码毛片在线看_日本特级做人爱c级_日本网站你懂我意思吧

            高雷大學畢業後在城裡沒找到工作,回到傢鄉苦水村呆瞭幾年,又跟著同鄉李二黑出去打工瞭。

            原以為外面的世界好混,沒想到情況復雜得很,工地上的工人來自山南海北,人多嘴雜。那些本鄉本土的民工常常會欺負一些外地來的。

            為瞭不被人欺負,高雷和李二黑他們決定成立“苦水之傢”,宗旨就是幫苦水村的民工維權,解決生活上的實際困難。可由誰來當頭兒呢?有人推舉李二黑,因為他幹過副支書,好賴也是個領導嘛。有人不同意,認為應該由大學畢業生高雷擔任,現在都提倡大學生任村官,高雷當民工的頭兒也算是順應時代潮流。

            大傢吵瞭半天,也沒個決定。最後決定舉手表決,結果雙方的支持人數正好相等,又進行瞭一輪無記名投票,結果還是一樣,大傢都沒轍瞭。

            李二黑突然想到瞭在工地上給大夥兒做飯的福伯,就派人去請。

            福伯也是苦水村的,六十來歲,個兒不高,整天吸著個大煙袋。福伯在村裡的輩分高,大傢對他還是比較尊重的。福伯之所以出來打工,是因為傢裡老伴剛去世,他嫌在傢寂寞,就跟著李二黑他們出來瞭。李二黑讓福伯跟來,是相中瞭他做飯的手藝,福伯燒得一手好菜,村裡的婚喪嫁娶但凡需要擺桌的,全是福伯一手操持。

            福伯很快就過來瞭,聽說要推舉一個頭兒,又見大傢眼巴巴地看著他,就甕聲甕氣地說:“別瞅我,誰當頭兒我都沒意見。”

            李二黑就說:“福伯,這不是掰不開牛角瞭嗎?就差你這一票瞭,你到底支持誰?”

            福伯悶聲不吭,高雷也急瞭:“福伯,到底讓誰幹,你吱聲啊!”

            福伯見實在推脫不掉瞭,就在鞋幫上彈瞭彈煙灰,瞇著眼睛說:“這樣吧,為瞭測驗你們當頭兒的能力,我出個難題,一個月內你們誰能說動老馬,讓他請大夥兒下頓館子,我就支持誰當頭。”

            李二黑和高雷一聽,頓時面面相覷,他們都知道老馬是出瞭名的“摳”,一分錢恨不得掰成兩半花。讓老馬請他們吃飯,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。

            老馬其實並不老,三十來歲,常年穿著一條黑不黑藍不藍的舊褲子,腳上套著一雙破舊鞋,兩個腳指頭露在外面。因為他面相老,又不愛打扮,大夥兒都喊他老馬。老馬不是苦水村的,是鄰村的退伍兵,沒結過婚,傢裡隻有一個老母親。因為鄰村就他一個人在這個工地上打工,所以就獨自一人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支瞭個小窩棚。

            那幫民工聽說有酒可吃,都舉雙手贊成,福伯的這個提案竟然全體通過。

            李二黑是鐵瞭心要當這個頭兒,因為他在傢就比他們的地位高,要是在這落瞭選,那回去還不得讓村民們笑掉大牙!

            好容易等收瞭工,李二黑立即上街買瞭二斤荔枝,就去找老馬。老馬正在一個簡易廚房內做飯。說是廚房,實際上就是幾根棍子支撐起一塊塑料彩佈,彩佈下一口小鍋正煮著面條。

            李二黑發現他的調料隻有鹽,就問:“你的調料為什麼隻有鹽?”老馬說:“吃其他調料都是浪費,有鹽就行瞭,吃鹽可以長力氣,人幹活時有勁兒。”

            李二黑皺瞭皺眉頭說:“你別吃面條瞭,我請你下館子咋樣?”老馬搖瞭搖頭,說自己從不出去吃飯。

            說完,老馬就端起那碗面條說:“我知道你看不上吃這,我也就不謙讓瞭。”然後就呼嚕呼嚕地吃起來。

            李二黑愣瞭一下,還是委婉地說出瞭自己的來意,老馬一聽讓他請客,頭早搖成瞭撥浪鼓。李二黑從兜裡掏出二百塊錢說:“別怕,不讓你花錢。說是你請客,其實是我埋單,你不僅可以落人情,還能扭轉‘摳’的惡名,這可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啊!”

            老馬卻搖瞭搖頭說:“我要是請客,用不著你掏錢,弄虛作假的事我不幹。現在我不請。”

            李二黑還不甘心,把好話說瞭一籮筐,差點把嘴皮子磨破,也沒說動老馬請客,隻得怏怏不樂地回去瞭。臨走時,老馬還硬把二斤荔枝塞到瞭他懷裡。

            李二黑在老馬那碰瞭一鼻子灰,高雷打心眼裡高興。因為他也想當這個頭兒,早就想做點什麼讓那些農民看看,大學生就是不一樣。他動瞭點歪腦筋,準備使用“美人計”,用他上大學時暗戀的一個女同學的照片勾引老馬,那個女同學叫劉玉玲,也在這個城市打工。

            高雷哼著小曲來找老馬,他神神秘秘地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照片,朝老馬晃瞭晃,老馬的眼立刻就直瞭。

            高雷樂呵呵地問:“咋樣?長得不賴吧?”

            老馬咽瞭口唾沫說:“不錯,很水靈,這是誰呀?”

            高雷吞吞吐吐地說:“是……是我的一個遠房表妹,你隻要答應我一樁事,我就把她介紹給你當對象,咋樣?”

            老馬就笑瞭,問他到底有啥難事,竟然把自己表妹的玉照都“奉獻”出來瞭。

            高雷就把當頭的事說瞭一遍,末瞭讓老馬請客。在他想來,老馬肯定是百分之百地願意。沒想到老馬卻搖瞭頭。高雷大為不解,問老馬這麼漂亮的女人不要,是不是腦子進水瞭。老馬就給他講瞭一段往事——

            老馬在部隊當兵的時候,他們駐守的那個城市突然遇到瞭百年一遇的特大洪災,許多老百姓被困在水裡。老馬和他的戰友就挨傢挨戶地去救人。在一個危房裡,老馬發現瞭一個十三四的姑娘,估計是病得太重瞭躺在床上不能動。他立即沖進去救人,沒想到危房經不起長時間水泡,恰在這時倒塌瞭,老馬被埋在下面。後來,他雖然被戰友們救瞭出來,可下體卻因為被房上的檁條狠狠地撞瞭一下,喪失瞭性功能。說到這裡,老馬苦笑瞭一聲說:“所以,你表妹雖然漂亮,可對我來說卻沒有太大的吸引力,我隻當那是一朵好看的花兒。”

            高雷沒想到會是這結果,又苦口婆心地勸說瞭一陣,見老馬沒有一點應允的意思,也耷拉著腦袋走瞭。

            眼看著一個月就要過去瞭,李二黑往老馬這兒跑得更勤瞭,高雷幹脆讓她表妹直接給老馬掛電話,想用她甜美的聲音“俘虜”老馬,讓他請客。可惜他們都失敗瞭,老馬硬是沒有點頭。

            為瞭早日成立“苦水之傢”,李二黑和高雷決定采用最古老也最公平的方式“抓鬮”來決定這個頭兒的歸屬。正當他們準備“抓鬮”時,突然有個民工跑瞭過來,上氣不接下氣地說:“好消息,好消息,老馬要請客瞭!地點就在喜來飯店。”

            大傢先是愣瞭一下,緊接著就爭先恐後地跑到瞭喜來飯店,老馬果然在那裡擺好瞭一桌酒席。福伯也被大傢請來瞭,他開門見山地問:“老馬,今天太陽從西邊出來瞭,到底是誰讓你請客的?”這可是大傢最關心的話題,所以都用眼盯著老馬,讓他快說。老馬看瞭看大夥說:“是我自願請大夥兒吃飯的,我想請大傢作個見證,我要結婚瞭!”

            一句話把大夥都震住瞭,特別是高雷,像看外星人似的看著老馬問:“你不是不能結婚嗎?”老馬不好意思地說:“其實我那病早好瞭,上次我故意那樣說的,好讓你死心。”

            李二黑早耐不住瞭,他嚷嚷著說:“老馬,結婚是好事啊,快把新娘子請出來讓大夥瞧瞧!”

            老馬撓撓頭說:“別急,叫出新娘子之前,我先給大夥說說她的來歷。”

            原來老馬長年在外打工,掙的錢不少,可他除留下自己和老娘的生活費外,其餘的錢全捐給山村的希望小學瞭,此外,他還捐助瞭兩個大學生。今天將要出場的新娘子就是其中之一,她說自己仰慕老馬,已經找他找瞭整整十年,直到最近通過一次聊天,她才確定老馬就是贊助自己上大學的那個人,所以,她就自薦要當老馬的新娘,老馬要是不同意,她就上吊自殺。

            這麼多情的姑娘,世上可真少見。大夥不由得都鼓起掌來。在熱烈的掌聲中,一個二十三四歲的姑娘羞紅著臉從後面走瞭出來。高雷一見,不由得大驚失色,這不是劉玉玲嗎?

            高雷急忙沖過去說:“玉玲,你來幹什麼?”

            玉玲搖瞭搖頭說:“我是來找老馬的。你知道嗎,當年老馬冒死去救的那個小姑娘就是我,後來,還是他資助我上大學。要不是你拿我的照片去誘惑他,我這輩子還真找不著他哩!”

            高雷一聽,如遭雷擊,一屁股蹲在瞭地上。老馬扶起他說:“高雷啊,福伯之所以讓你們來找我,是想測測你們的人品,可你們為瞭當頭兒竟然對我使出百般詭計,這樣的人品,怎麼能夠當頭兒?真要是當瞭頭兒,還不把大傢都領到茄稞裡去呀!”

            一席話說得李二黑和高雷都紅瞭臉。李二黑首先表瞭態:“這個頭兒我不當瞭,讓高雷幹吧。給大傢說句實話吧,我是見呆在村裡沒油水才出來打工的。”

            高雷抱著腦袋說:“這個頭兒我更不能當,因為我……結果……唉!”

            見事情鬧成瞭這樣,福伯急忙說:“這樣吧,我們還是以無記名投票的方式再投一次,選中誰是誰,這次我也投票,再不會以平局收場瞭。”

            選票結果很快出來瞭,“摳門”的老馬雙喜臨門,不但當上瞭新郎,還當上瞭“苦水之傢”的頭兒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冷繡娘

              故事發生在很久以前的古時候,一位姑娘孤身一人居住在山中,這山呢也不算深,離熱鬧的城鎮也不過幾分鐘,姑娘名叫冷繡娘,她是以刺繡為生的繡娘,也喜歡山水的寧靜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板凳成精

            一、送喪鬼劉傢灣離我們村大概二十多裡山路,歷史上兩個村莊經常通婚,所以彼此之間親戚多,親傢多,劉傢灣人有時候下山趕集,來不及回去瞭,一般就歇息在我們村。我們村以前有個人稱張三爺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蛇酒妙計

            不該他吃虧王傢村有個馬老爹,是個遠近聞名的精明人,這些年來辛辛苦苦攢下十幾萬塊錢,還沒過上好日子,卻犯瞭胃病,大兒子馬莊帶他到醫院一查,是胃癌,已經到瞭晚期。馬莊一看這個結果就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認主兒的遺產

            清朝中葉,大名府李傢莊有個秀才叫李懷林,預備次日參加鄉試。不料頭天晚上傢中失火,燒光瞭房屋,把他父親也燒死瞭,剩下他和母親閆氏。李懷林時年二十歲,功名未就,傢破人亡。族長發瞭話

            2020-06-14

            比醜招親

            有聽過比武招親,也聽過拋繡球招親,但從沒聽過比醜招親的。這件離奇的事就發生在清朝康熙年間,黃山莊有一戶大戶人傢,主人叫黃飛虎。十年前,盤踞在黃山莊不遠的老鵝山上的一群山賊強盜把

            2020-06-14